叶光之声-关注热点、焦点、疑点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奋勇前行...

叶光·打假·维权

重庆叶光商品咨询有限公司-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指定质量法维权调查机构

http://www.yeguang315.com

依法治国,看四川省法制办很任性
http://www.yeguang315.com   2017年9月30日

    编者语:今天公开四川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对叶光信访的回复,原本不想这样做,政府行政必须在阳光下运行,法无定不可为这应是政府的执政理念不可太任性。让全社会来评判四川省政府法制办的这封回复函是否依法行政了,这才是最好的监督办法。

 

关于四川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川府法监函〔2017〕50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的复查申请

四川省信访局:
    本人于9月27日收到《四川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以下简称,处理意见),申请人对处理意见中的答复不能认同,现提出复查申请。
    复查申请理由:
    一、关于“处理意见”中第一条引用法规与结论牛头不对马嘴,与法无据应视为违法答复。
    本条四川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以下简称,法制办)首先引用了国家质量检验检疫总局《白酒生产许可证审查细则(2006版)实用说明》第二条对酒类生产许可的三种发证状况的规定,此条对白酒分品种许可发放范围作出了准确界定。这实际上,就是全国各基层管理部门,在审查白酒生产企业时实际操作的“实施办法”。对三种白酒发证的理解,现逐条梳理如下:
    1.具有以淀粉原料或粮质原料的全部加工能力,自行生产原酒,又进行加工灌装的企业则获证产品名称注明“白酒”。 
    这一条就是指,企业用“淀粉原料或粮质原料”,“自行”加工自己生产出来的原酒(这里是指酒厂,把蒸馏釜中蒸馏出来的不同酒度和不同口味的酒,按照统一酒度生产属于自己风格的成品白酒)。注意这一条的关键是,没有一滴外购“原酒”和“食用酒精”用于加工的行为,是“自行生产原酒”此种行为获证产品名称注明“白酒”。这里的“原酒”《白酒工业术语》(GB/T15109)3.5.19条:基础酒(原酒)经发酵、蒸馏而得到的未经勾兑的酒。这实质上就是指所有固态法白酒的品种生产许可,即,浓香型白酒、小曲固态法白酒、酱香型白酒、清香型白酒等等。因为本条的前提就是“以淀粉原料或粮质原料的全部加工能力”而非其它。值得注意的是“全部加工能力”不能与生产加工食用酒精相混淆,因为,生产食用酒精是必须单独获得生产许可,食用酒精有单独的生产管理办法和审查规定。除此,本条所指的“产品名称注明‘白酒’”不是指所有的固态法白酒生产还能是什么?
    2.以原酒或食用酒精为原料,进行加工灌装的企业,则获证产品名称注明“白酒(液态)”。 
    这一条说得非常清楚“以原酒或食用酒精为原料”,这里包含酒厂用“原酒”(外购)和“食用酒精”。解读这一条的关键就是以“食用酒精为原料,进行加工灌装的企业”。我们都知道酒厂要生产食用酒精就必须取得“食用酒精生产许可证”,显然,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老窖)没有,那就得向外采购用于加工灌装。这可以从该酒厂,任意一款以液态法白酒标准生产的液态法白酒产品标签配料表中得到证实,标签上标明有“食用酒精”。这就完全符合这一条的规定,行为完全符合规定,但又不履行申报程序依法获得许可,那这是不是在无视国法呢?是不是构成无证生产行为了呢? 
    3.只生产原酒,不进行加工灌装,其最终产品是原酒的企业,则获证产品名称注明“白酒(原酒)”。 
    这一条大家都能读明白就不多作解读。
    以上三条把我们国家在酒类许可证上的品种划分阐述得再详细不过了,那就是,白酒、白酒(液态)、白酒(原酒)是分别许可,各企业不得跨品种生产销售,违者将予以严处。法制办怎么就会得出:“2016年6月1日以前我省获得“白酒”产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可以生产固态法白酒、固液法白酒、液态法白酒”这一结论的呢?显然是与法无据。作为省人民政府的法制办作出与法规完全背离的结论,这是我完全不能理解的,有理由相信具体承办人与企业存在某种交易或盲目为违法企业开脱。
    食品生产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规定是实行许可制度,有相关的配套管理法规加以规范和实施。假如四川省在实施过程中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充完善,也应该是在符合国家法规的基础上加以补充,且有明确的公示或公告,并报上级备案。现在事情发生后,不能因为自己是管理者就违背《行政许可法》的规定,不按程序随意许可和随意曲解国家的行业规章制度。
    二、关于2016年6月1日前后四川省白酒生产许可核发情况,“处理意见”严重违背事实故意曲解《白酒生产许可证审细则(2006版)实用说明》忽悠申请人。
    法制办的处理意见第二条、第三条,都是在着重阐述2016年6月1日以前后,四川省白酒生产许可核发的产品名称有三种标注形式(原文见处理意见复印件,附件一)。总体意思是,以前的“白酒”产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可以生产固态法白酒、固液法白酒、液态法白酒;以后按新的规定实行了品种明细许可,即,要生产这三种形态的白酒就应该在许可证书上注明:白酒、白酒(液态)、白酒(原酒)。
    这其实也很荒唐,我们细读《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川省食品生产许可实施方案〉的通知》(川食药监发〔2016〕61号)文件中的各项规定,该通知是把以前国家在酒类生产许可中的管理法规更加细化和明确化了,根本不存在以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一张“白酒”品种许可证,就可以生产“白酒、白酒(液态)、白酒(原酒)”的情况。此两条是在故意重复曲解和混淆《白酒生产许可证审查细则(2006版)实用说明》第二条的规定,所阐述的发证办法与国家规定严重背离,且没有这样做的法律、法规依据,同样不能得到申请人的认同,亦属违法回复。
    生产“液态法”白酒依法应当获得行政许可,没有许可就是非法生产。食品安全法第35条规定,生产食品应当依法取得许可,《白酒生产许可证审细则”(2006版)》规定“白酒的申证单元为1个。在生产许可证上应当注明获证产品名称:白酒、白酒(液态)、白酒(原酒)”。泸州老窖在不同的地方同时生产白酒、白酒(液态),难道不该按照该规定在其生产许可证上注明白酒、白酒(液态)!四川的食品监管,对取得“白酒”许可证的企业用酒精勾兑液态法白酒的说辞有无规定,该规定在何时对社会进行公示,也是评价监管是否履职和忠于职守及对社会和公众负责的因素之一,也是泸州老窖是否合法生产的评判依据。申请人认为没有在生产许可证上注明“白酒(液态)”并依法进行公示就是无证生产,就是非法生产。
    对《白酒生产许可证审查细则(2006版)实用说明》第二条中的三项规定的法定解释权,应属发布这项规定的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而不应由以外的任何部门和单位做出不符合该管理规定的任何解释。
    三、关于泸州老窖是否违背国家产业政策擅自扩大白酒生产线(液态法白酒生产线)
    法制办的处理意见第四条(文件中编号错误,这里纠正)是持否定的观点,认为“不存在违背国家产业政策”。这一结论的根本点是建立法制办认同:“‘白酒’产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可以生产固态法白酒、固液法白酒、液态法白酒”基础上的。这里就产生了另外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即,泸州老窖难道在明清36家古老酿酒作坊群中,唯一一家从明清时期就开始了液态法白酒生产?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那这液态法白酒又是从那年开始生产的呢?从市场上买到的产品来看,保守估计,泸州老窖应该是从2013年开始生产液态法白酒的,那又何以谈得上液态法白酒与浓香型白酒生产历史源远流长?同时我们也很难想象,泸州老窖会在上百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窖池里,注入食用酒精生产液态法白酒,绝对不可能!果真是这样那就是在犯罪!
    正如处理意见中提到的那样泸州老窖“白酒生产许可证于2006年4月27日获得”。既然泸州老窖不可能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的窖池里生产液态法白酒,且生产时间又是近几年才开始的,那是不是应该另建液态法白酒生产线呢?国家关于对白酒生产线的限制是不是从2005年12月2日开始的。
    泸州老窖在其注册地10公里之外新建厂房,安装生产线,外购食用酒精,使用不同的生产工艺、执行不同的生产标准和检验标准,生产与其100多年来所产不同的白酒的行为,作为白酒的政府主管行政机关应否监管?如何监管?监管的依据是什么?是“处理意见”应当给人民群众一个答复,而不是解释“白酒”的制作工序。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第40号令发布了《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本)》,其中,第二类 限制类 十三、轻工 29.白酒生产线。“白酒生产线”明确列入了限制类目录。这一政策,期间经过2011年3月27日和2013年2月16日两次调整,白酒生产线均保留在限制目录内,一直沿袭到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也分别于2015年9月30日和2017年6月7日,发出《总局关于贯彻实施〈食品生产许可管理办法〉有关问题的通知 》,均强调了要执行白酒生产线限制政策“不得办理相关食品生产许可手续”。
    天理昭昭,法律在阳光中高悬,且容你法制办随意解释?
    四、关于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16年11月11日所作的《关于白酒生产许可证相关问题的回复》(川食药监函〔2016〕482号)是否符合规定
    很显然,在前几条答复都不合法的情况下,本条所谓的“符合《白酒生产许可证审查细则(2006版)》的规定”是错误的。
    泸州老窖具有生产“液态法”白酒的“资质”,该“资质”不是行政许可。“资质”的含义是“能力”,泸州老窖作为上市公司,人力、物力、财力都不缺,具有的“资质”或“能力”可能连枪支弹药都能够生产,但是能否获得行政许可才是关键,不能因为有钱就可以任意妄为!泸州老窖生产液态法白酒是否获得行政许可才是我们争议的焦点。作为食品的主管行政机构授予“许可”是否应当发证和公示,如果没有发证和公示,可以事后声称具有“资质”或“能力”替代行政许可吗?这才是争议的焦点,“处理意见”对此只字不提,是在回避问题。

       此致

      四川省信访局

           复查申请人:叶光
           电话:131xxxx1817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建新北路一村111号
                    2017年9月30日

 


(阅览次数:5117次) 【打印】 【告诉好友】 【查看评论】 【关闭】   

Copyright 2007 Chong Qing Yeguang Commodity Advisory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yeguang315.com  

免责声明:本站凡属转载的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和作者所有,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因本站属公益性的打假维权网站,不以盈利为目的,所有读者的来稿一经采用均无稿酬,敬请谅解。如果作者或文章中的当事人不愿意本站刊(转)载,请来信说明(请将来信发至yeguang315@163.com邮箱),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本站标明为本站独家调查的文章,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本站独家调查的文章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可以到法院对我们提起诉讼! QS码查询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ICP备05000872号   公安公共信息网络安全备案号:50010501500072
版权所有(1998--2015):叶光之声.叶光打假维权网  后台管理 地 址:重庆市江北区建新北路一村111号 邮 编:400020 
电 话:023-67517328  67527534  13193161817 QQ群:84345578  E-mail:yeguang315@163.com 

Power By:DogNicole QQ:7877767 网站建设、网络程序开发:(0)13996454454